公募量化角逐 比勤奮更比深度思考能力

  證券時報記者 吳琦 陳書玉

  量化投資的管理方式,能有效地從成長性、價值、收益、不理性交易等多個方面挖掘機會,減少情緒因素帶來的損失,這些優勢顯著有利于提升市場有效性,并已在成熟市場中得到驗證。

  對于中國資本市場而言,量化投資是一個“舶來品”,如何讓它在公募中發揮優勢?必然不能完全照搬國外模式,當然也不能任其像私募量化一樣,野蠻生長。

  首先,對于基金管理人而言,要做好投資者入市的守門人。量化投資通過數理統計分析,選擇回報超越基準概率高的證券進行投資,一切看似基于數字邏輯,但在模型搭建、因子選擇、數據質量保證上仍離不開基金經理的主觀抉擇,同樣需要基金管理人承擔謹慎投資的義務。

  尤其是在風險約束上,公募量化基金產品比傳統基金要嚴格一些。基金管理人不能為了追求高回報而背離初心,通過集中持股、高頻次迭代模型等方式放寬風險約束。要知道,一旦市場風格發生變化,這個冒險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就會立馬顯現,體現在產品凈值上就是很大的回撤。假若出現這樣的結果,顯然就偏離了量化對沖產品的本源和初衷。國投瑞銀量化投資副總經理殷瑞飛就表示,在保證超額收益穩健性的基礎上追求較高的收益水平,是他管理的指數增強基金與其他基金最大的區別。

  其次,公募量化在與私募量化“同場競技”中,應取人之長補己之短,從而充分發揮自身優勢。目前,公募量化產品在交易方面存在一定限制,并且規范化的制度也決定了公募量化不可能像私募量化那樣具備充分的靈活性,但是公募在傳統的投研領域有很深積累,基本面量化方向有充分優勢。在交易頻次上,公募量化也不應去追求高頻交易,雖然目前高頻交易的賺錢效應比較大,但長期來看,并不具備可持續性。

  再次,國內公募基金產品超過9000多只,產品同質化極為嚴重,對于公募量化產品而言,要發展應該看準差異化、特色化方向。博時基金指數與量化投資部投資副總監劉釗就認為,在產品線布局方面,可以在新市場做嘗試,有相當數量的量化私募已做了CTA策略,即期貨策略。公募基金在專戶領域也有不少嘗試,但在公募領域則一片空白,例如CTA還可以搭配固收做成“CTA固收+”,這也將是量化投資產品的重要突破領域。

  最后,需要鼓勵基金經理的創造力,創造力是量化基金經理的生命力。摩根士丹利華鑫基金數量化投資部總監余斌認為,量化基金經理不僅需要具備強大的工具使用技能和邏輯思維能力,而且還要有對市場信息的解讀能力、廣泛的社會學知識背景、學習能力以及深度思考后內心的篤定和自信。正如余斌所說,“在這個市場上,我們比拼的往往并不是誰更勤奮,因為勤奮其實是一個相對比較基礎的要求,真正的核心是在這個基礎之上呈現出來的深度思考能力,能在現有的數據或者研究基礎上進行深度思考,并做出有創新性的成果,才是比拼結果的重要體現。”

附件:

tom视频中转入口-汤姆视频在线观看入口-汤姆官网中转